國家5A級協會
全國先進社會組織
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範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財經觀點> 企業導刊

財經觀點


精準推動科技成果高質量轉化

——專訪中科鈦領集團董事長 任鳳銀
發布日期: 2021-04-23來源: 中國中小企業導刊作者: 曾異香



00000.jpg




我國創新能力不強,科技發展水平總體不高,科技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能力不足,科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遠低於發達國家水平,這是我國這個經濟大個頭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5年10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

破解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阿喀琉斯之踵” 被任鳳銀當成畢生追求。他帶領中科鈦領集團在行業內率先提出科技成果轉化4.0模式,構建了以科技成果轉化+產業園區運營為主業的科技創新服務體係,以期用科技創新激活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動能。

“以頂尖科技為產業賦能,這是我們的使命。”任鳳銀說。

“三大痛點”

掣肘科技成果轉化速度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科技創新已經成為增強綜合國力和國家核心競爭力的決定性因素。此時,我們站在“十四五”開局的曆史節點上,麵對複雜多變國內外形勢,對創新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

“發揮科技創新的作用,最重要的就是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任鳳銀認為,科技成果轉化生態一般包括三種角色:科技成果的供給端、市場需求端和鏈接供需雙方的平台端。目前,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相較於發達國家,轉化率還較低,原因主要有三個方麵:

首先是供給端。長期以來,科研院所和高校是科研力量和科技資源的集中地,也是科技成果的重要供給側。以中科院為例,中國科學院的戰略定位是“三個麵向”:麵向世界科技前沿、麵向經濟主戰場、麵向國家重大需求,這種科技創新體係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主要以服務國家科技發展戰略為主,不完全以市場應用為導向。從市場的結果反饋看,相當一部分科技成果獲得結題後被“鎖在櫃子裏”,這種科技成果的閑置,往往造成了科技人才和資本的雙重浪費。又因大多數科研機構成果轉化管理體係和激勵機製不健全,研發人員對科技成果轉化的積極性不夠、對技術的產品化和商品化的複合能力欠缺等,具有轉化價值的高質量專利較少,轉化過程中又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從而導致技術供給端能夠馬上轉化落地的項目供給不足。

其次,對於技術的需求方——企業來說,企業的創新發展固然重要,但是風險性高,投入大,企業會麵臨“不創新會死,但是創新方向錯了,死的更快”的兩難境地,所以,對於中大型企業來說,一般都會有自己獨立的研發隊伍,主要是與科研院所和高校采取聯合技術研發的方式來進行科技創新,但是,眾多的中小企業由於經濟實力相對較弱,研發投入不足,又缺乏科技成果獲取的有效渠道,於是對科技成果的轉化更多的持觀望或謹慎的態度,大多中小企業更多的關注於“微創新”,即對現有產品和工藝路線的“小修小補”,很難形成對核心關鍵共性技術的突破。

第三,平台的精準服務是科研成果轉化落地的關鍵。對於中小企業來說,科技成果的間接轉化主要是通過各類中介平台來完成。整體來看,這些平台專業水平和發展程度參差不齊,多數僅以建立平台為主,隻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對項目的深度服務和對需求的精準挖掘、匹配不夠專業。一方麵實驗室技術落地為實用技術鏈條往往比較長,需要長時間的市場檢驗和商業談判;另一方麵,行業內專業的“技術經紀人”鳳毛麟角,製約了平台的服務能力和水平。

任鳳銀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高度重視科技成果轉化事業,國家、各高校院所及各地方政府紛紛出台激勵科技成果轉化的各類實施細則和突破性政策,科技成果轉化的宏觀環境得到顯著改善,但如何探索更好的科技成果轉化模式,提升科技成果轉化效率仍然是行業需要共同破解的難題。

“三化模式”讓成果轉化更高效

2015年至今,中國發展進入新時代,聚焦創新驅動發展核心瓶頸和關鍵環節,強化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相繼修訂和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關於實施<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的若幹規定》、《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方案》的三部曲,將科技成果轉化上升到頂層設計層麵,把我國科技成果轉化和應用提高到了一個新水平。任鳳銀表示,2015年後,科技成果轉化迎來了黃金發展期。

“十三五”期間,我國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從1.42萬億元增長到2.44萬億元,研發投入強度從2.06%增長到2.4%,2020年技術市場合同成交額超過2.8萬億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將建設專業化市場化技術轉移機構和技術經理人隊伍、完善科研人員職務發明成果權益分享機製,探索賦予科研人員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或長期使用權,提高科研人員收益分享比例列為十四五專項重點專項規劃。

科技事業發展的頂層規劃也從 “三個麵向”轉向了“四個麵向”:麵向世界科技前沿、麵向經濟主戰場、麵向國家重大需求、麵向人民生命健康,不斷向科學技術廣度和深度進軍。這是在國內外形勢發生重大變化的新形勢下,習近平總書記基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提出的重大科技展略部署。

政策和市場的持續利好,讓在中科院工作多年的任鳳銀為之一振,多年的職業生涯讓他深刻意識到科技成果轉化行業雖然存在種種問題,但是市場痛點一直存在,不論從國家戰略層麵還是從真實的市場需求,科技成果轉化未來一定會誕生出一批優秀的企業。2017年,趁著這股東風,由中科院北京國家技術轉移中心在市場化改革中發起設立的科技成果轉化服務機構——中科鈦領(Ti-link)正式成立,任鳳銀擔任董事長。公司成立時就率先提出科技成果轉化4.0模式,構建了以科技成果轉化+產業園區運營為主業的科技創新服務體係,為地方政府及各類企業提供一站式創新創業服務。公司以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為主線,致力於以頂尖科技為產業賦能,打造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領軍品牌。2018年5月公司獲江蘇陽光集團2000萬元A輪融資。

“科技成果轉化需要職業化的‘技術經紀人’,如同地產中介一樣,他們能夠成功的重要原因無外乎兩點,一是平台能夠解決信息不透明問題;二是有大量的房產經紀人,能夠為買賣雙方提供細致周到和專業的服務”。任鳳銀表示,目前來說科技成果轉化中介機構主要有兩種:官辦技術轉移機構和民辦技術轉移機構,前者例如各類技術轉移中心、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處,各地生產力促進中心等,他們囿於機製,對於深度服務的積極性受限;後者對資源獲取和資源整合能力有限,因此兩種模式都存在明顯的短板。

中科鈦領創立之初,在總結行業問題的基礎上,就創造性地提出了科技成果轉化的4.0模式。在科技成果轉化的1.0時代,主要以政府主導的各類項目對接會、洽談會的形式出現,這種“拉郎配”式的對接效果差,不可持續;2.0時代,即科學家辦企業,鼓勵科研院所辦企業、鼓勵科學家變企業家,但是由於科學家的局限性,科學家很難變成成功的企業家。3.0時代,即技術、資本、市場融合。發揮三者作用,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模式創新帶動科技創新,各類風險投資基金是這個時代的弄潮兒,也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科技企業。這是目前行業普遍存在的科技成果轉化模式。在新的時代背景下,科技成果轉化並不是單一要素驅動就能實現的,需要打造一個集“政產學研金介”於一體的科技成果轉化生態體係,在這個生態體係下,聚集各種創新要素,搭建一個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服務平台,打造一支專業的技術經紀人隊伍,提供標準化的科技創新服務,通過技術轉移生態體係的搭建,為在平台上的技術供需雙方提供技術轉移的“土壤”和“陽光雨露”,這就是技術轉移的4.0模式。

任鳳銀介紹,基於科技成果轉化生態體係的搭建,中科鈦領的基礎業務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麵:

存量綠色化。利用中科院的技術與地方傳統產業進行“嫁接式”創新,對傳統的高汙染、高耗能、低附加值的產業進行技術改造和升級,在傳統企業原有的基礎上轉型升級或二次創新,推動傳統產業的綠色發展。

增量高端化。結合各地方的產業基礎和產業特色,幫助推動一批科研院所的高成長、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企業在地方落地,圍繞主導產業對這些項目進行孵化以及加速。

科技生態化。集合各種科技服務資源,搭建一個集科技服務,金融投資、孵化加速、交易展示、政策服務等於一體的科技創新綜合體,中科鈦領希望在平台聚集這些要素,為地方打造創新生態係統。為廣大科技創新主體提供一攬子的專業服務。

2019年,中科鈦領助力河北省萬企轉型計劃,為河北乃至全國“企業轉型升級”發展培育新動能、拓展新空間、樹立新標杆。這一轉型計劃以中國科學院國內頂尖的項目資源和人才資源為依托,建設河北省“萬企轉型”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運營體係,吸引千名以上科研及管理人才對口擔任“企業醫生”,建立百家工業診所 ,服務萬家具備轉型升級條件的工業企業。通過構建這種“工業醫院”“工業診所”“企業醫生”三級診療體係,為河北企業開展“把脈問診、精準治療”。截至目前,累計出動了2500餘位專家,為3909家工業企業出具了體檢報告和轉型升級規劃。該項目得到了河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的極大好評。

疫情下的堅守與突圍

任鳳銀表示,2020年在疫情蔓延和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下,雖然麵臨種種困難,但是集團上下一心,克服了通行受限、線下交流不便、服務的企業經營困難、地方政府財政緊張等一係列困難,采取線上技術交流、靈活辦公等措施,公司各項業務保持了相對穩定的發展。尤其是科技創新需求煥發別樣活力,公司的科技成果轉化主業取得喜人成績。在“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國家重大戰略部署下,中科鈦領圍繞主業也及時調整戰略布局,構建國內國際兩個市場。

截止目前,中科鈦領已經與國內15個省份30多個城市開展了多層次合作,以中科創新園為品牌,在國內落地22個創新綜合體,運營麵積達50多萬平米,累計孵化項目600多家,深度服務科學家4000名以上,服務企業突破10000家。同時,公司還在北京,莫斯科設立國際協同創新中心,充分整合俄羅斯、德國、日韓、以及東歐一些國家等國際創新資源,麵向國內轉移轉化。中科鈦領已經成為中科院體係內一支重要的科技成果轉化力量,在行業內處於領先地位。

集團戰略升級:國際化布局+南下戰略+三大垂直產業

2021年是十四五的開局之年,中科鈦領集團針對新形勢、新機遇,積極進行了集團戰略升級,具體包括如下三方麵:

(1)全麵開啟國際化布局

2020年12月,中科鈦領集團在俄羅斯設立中科鈦領莫斯科協同創新中心,積極推動中俄及與東歐國家的科技交流與合作,整合俄羅斯、德國、日韓以及東歐國家等國際創新資源,僅2020年,在疫情肆虐的大環境下,中科鈦領為中國企業引進了20餘位院士建立了院士工作站,推動了30餘項俄羅斯高端科技成果落地中國。截止目前,中科鈦領已經簽約成為俄羅斯工程院、俄羅斯科學院、俄羅斯自然科學院、白俄羅斯科學院等機構的在中國指定的科技成果轉化服務機構,開啟了集團的國際化布局。

(2)實施“南下戰略”

即立足京津冀,麵向經濟最活躍的長三角、珠三角經濟圈,加速園區的落地布局。截止目前,中科鈦領已經在上海、蘇州、南通、杭州、深圳、東莞等核心城市都落地了中科創新園,形成了在長三角和珠三角區域的集群化發展。隨著疫情影響逐漸消退,經濟運行穩定,各地政府及企業對科技創新的需求劇增,2021年一季度該公司整體業績增長迅速

(3)深耕垂直領域

“接下來,我們將重點在三大垂直領域發力,垂直產業研究院運營模式進入深耕期。”任鳳銀說。

應急產業——2020年初爆發的新冠疫情對全球的應急產業體係提出了巨大的挑戰,我國已將應急產業的發展提升到了國家戰略的高度。2020年以來,中科鈦領瞄準應急產業領域,積極拓展行業資源,與新興際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共建“中科新興應急產業研究院”,將實現園區運營、科技創新與產業資源領域的深度融合,誌在打造智慧應急領域國內領先的垂直資源整合平台,成為推動我國應急產業智能化、標準化、高端化發展的重要力量。

數字經濟——數字經濟聯合實驗室是由商務部投資促進局、國家發展改革委戰略新興產業研究院和中國人民大學企業創新發展研究中心共同發起成立,中科鈦領聯合數字經濟實驗室,聚焦數字經濟政策、產業、技術和應用研究,實現數字經濟“產-學-研-金-服-用-政-企-媒” 深度融合,搶占全球數字經濟發展製高點,引領數字經濟變革。中科鈦領與數字經濟聯合實驗室深度合作,承接數字經濟聯合實驗室的產業落地功能,共建中科數字經濟產業研究院,截止目前,已經在蘇州、鄭州、綿陽等地成立了中科數字經濟產業研究中心。

健康製造業——隨著“健康中國”行動的深入實施和大健康產業的蓬勃發展,健康製造業早已納入中科鈦領的計劃,以中國科學院三位院士為學術帶頭人,成立中科大健康產業研究院,打造國際工業設計平台、國際協同創新平台、孵化加速平台、公共服務平台,涵蓋醫療器械、健康食品、生物醫藥、醫療服務、養生健身、健康管理等六大中心,實現產學研一體化,用科技引領未來健康。

中科鈦領經過多年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經驗積累,形成了一套標準化、體係化、規範化的科技服務模式。不僅為企業科技創新發展保駕護航,提供專業、全麵及垂直的保障服務,而且專門為中小企業提供“會員式”服務。任鳳銀表示,伴隨著多年的產業結構調整,中小企業的轉型升級十分緩慢,企業的困境與企業家的困惑也一直如影隨形,“不轉等死”,稍不留神又會陷入“轉型找死”的境地。基於此,中科鈦領和必威集团 聯手打造了針對中小企業的科技服務會員產品即“中國中小企業協同創新工程”,針對企業發展不同階段,協同頂尖科技資源,提供“會員式”服務。包括科技賦能、企業體檢、科技對接等相關服務,為企業提供切實的科技賦能資源,為其創新發展、轉型升級保駕護航。


近年來,科技成果轉化率在不斷提高,並持續服務國民經濟主戰場。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列為2021年經濟工作的首要重點任務;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加快發展現代產業體係。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十四五”已經開啟加快科技成果轉化的新征程,科技創新的未來一片光明。站在新起點上,中科鈦領勇擔科技成果轉化的重任,不斷向科學技術和產業賦能廣度和深度進軍,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宏偉目標彙聚磅礴力量。




【上一篇:】 順勢而為 對標未來
【下一篇:】 到底有沒有完美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