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5A級協會
全國先進社會組織
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範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財經觀點> 財經觀點

財經觀點


解讀《關於2021年降成本重點工作的通知》

發布日期: 2021-05-10來源: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作者: 吳曉華


日前,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人民銀行聯合印發了《關於做好2021年降成本重點工作的通知》,提出了2021年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將重點組織落實的8個方麵19項降成本重點任務,這是深入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落實《政府工作報告》部署的重要舉措,也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促進經濟提質增效的有力抓手。

一、準確把握降成本的科學內涵

  當前,我國經濟正在向形態更高級、分工更複雜、結構更合理的階段演化,振興實體經濟是加快經濟轉型發展的重要舉措,實體經濟成本問題已成為影響到經濟穩步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降低實體經濟成本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其內涵是讓利實體經濟、降低製度性交易成本和推動技術進步。

  一是讓利實體經濟。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就是向實體經濟、向企業讓利,進一步提升其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例,讓廣大市場主體切實感受到降成本政策實實在在的優惠。降低稅費負擔是政府向企業讓利,以政府收入的減法來換取企業效益的加法和市場活力的乘法。降低融資成本是金融部門向實體經濟讓利,有效提升金融配置資源的效率,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良性互動。降低用電成本是電力企業向用電企業讓利,進一步降低企業用能成本,增加企業經營效益。

  二是降低製度性交易成本。交易成本按照交易範圍和主體可以分為市場型交易成本、管理型交易成本、行政型交易成本。當前,我國正在推進的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健全現代市場體係等改革,都可以降低行政型交易成本。加快建立競爭性要素市場和現代流通體係、建立社會信用體係、完善履約監督機製,都可以降低市場型交易成本。深化國企改革、完善競爭政策體係,都可以減少市場型和管理型交易成本。

  三是推動技術進步。近年來,引進技術對我國技術進步的促進作用逐步衰減,國內自主研發的作用日益上升,降成本政策為企業增加了利潤,而多增的利潤中相當一部分被企業用於技術研發,為企業加快轉型升級提供了空間,有效促進了產品技術含量和附加值的提升。

二、深入貫徹降成本的總體要求

  企業成本構成的複雜性和差異性,以及降成本涉及因素的係統性和關聯性,決定了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工作的長期性和艱巨性,必須按照降成本總體要求,穩步推進。

  一是理順關係,重點突破。既要全麵深入分析影響企業成本的各種因素,加快理順各方麵的成本利潤和收入分配關係等長期矛盾;也要抓住當前稅費和融資成本占企業成本較高的主要矛盾,推動政府讓利於企業、金融部門讓利於實體經濟。

  二是市場決定,政府推動。既要充分認識到成本是否合理主要是市場決定的,一些成本如人工成本、環境治理成本上升是必然趨勢;也要樹立“放水養魚”理念,推動政府部門放權讓利,助力企業輕裝上陣。

  三是政策引導,企業主導。既要加快出台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的政策措施,為企業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也要發揮企業的主觀能動性,引導企業提高技術、工藝和管理水平,提高市場競爭力。

  四是立足當前,謀劃長遠。既要依據實體經濟企業成本下降的空間分布和時間特征,加快引導稅費、融資、社保繳費等成本較快下降;也要加快推進財稅、金融、社保等領域改革,著力解決體製機製矛盾。

  五是分類施策,縱橫聯動。既要抓住影響企業成本的政策性、製度性因素統一出台政策;也要結合我國產業結構調整優化方向及不同成本的屬性特征,對不同地區、不同行業製定針對性、可操作性強的政策措施。

三、抓實抓細降成本各項重點任務

  2016年以來,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發展改革委等部門出台了一大批切實有效的政策措施,推動降成本工作取得明顯成效。2021年,相關部門將繼續著力推動一係列新的降成本政策措施落地見效。

  一是繼續合理降低稅費負擔。進一步優化減稅政策,繼續執行製度性減稅政策,實施新的結構性減稅舉措。規範降低重點領域涉企收費,繼續開展寬帶和專線提速惠企工作,清理規範城鎮供水供電供氣供暖行業收費,提高水電氣暖等產品和服務供給質量和效率。落實落細減稅降費紅利,持續優化納稅服務,堅決不收過頭稅費,堅決防止搞集中清欠稅收、亂收費削減政策紅利,持續加大各類違規涉企收費整治力度。

  二是降低融資、人工、用能、土地等要素成本。深化金融讓利有效支持實體經濟,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金融資源精準滴灌,優化企業必威如何提款 。合理降低企業人工成本,延續部分階段性降低企業用工成本政策,加強職業技能培訓提升勞動者素質。降低企業用能、用地、房屋租金成本,推進物流降本增效,提高企業資金周轉效率。

  三是著力降低製度性交易成本。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完善市場主體退出機製,實施工業產品準入製度改革,推動電子證照擴大應用領域和全國互通互認。維護公平競爭市場環境。依法平等保護各類市場主體產權,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加強有效監管,以公正監管促進優勝劣汰。建立健全招標投標領域優化營商環境長效機製。

  (作者係國家發展改革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